走向丹道

(取材自http://taiwan.shien-dao.com.tw/

前言

年少輕狂,喜學做神仙,然僅限於紙上談兵,即看漫畫及武俠小說。迨至85年,在偶然之下,習練香功,一路行來,卻變成每日必做的功課。習練香功,先從麻、癢、熱開始,到第二年氣機發動,歷經不少現象,如聞香、觸電等,想來身上多少也該打通了些關卡。練功這幾年,以第二年各式現象出現最為頻繁,以後就是偶而出現,但我總是以平常心待之。

87年後期開始,擔任服務單位的一級主管兩年多,直至89年底才得以卸任。在這一段時期,許是工作煩心,雖每日練香功如常,但總覺沒有什麼進展,僅能維持日常生活睡得少而精神尚佳的狀態。這當中雖曾試著從坊間找了些相關書籍及丹經,期能從中得些助益,惜丹道書籍多半隱誨艱澀,礙於自己於此領域又一無所知,也就無從下手,就不了了之。直到90年5月隱仙派築基班開班,在班主任王雲峰兄及紫雲老師的鼓勵下,遂參加此一課程,練功生涯就此又展開了一條大道。

隱仙派築基班於90年5月5日開班,結業於同年8月25日。後來又應學員要求,續開複習班,此班名為複習,實則溫故、知新皆有之。複習班亦於91年2月2日結業。此二班的課程主要是由班主任王雲峰老師及洪碩峰老師負責教學,另有葉武雄、黃煥君、林世和諸先生及洪秀英小姐等人協助教學。

在築基班前半段課程裡,因自己較為忙碌,花在練功的時間有限,且練功時常無法專心,總是草草了事,以致功夫沒有太大的進展。直到後半段的課程,生活上較能抽得出時間,且上課時間的間距也拉長,就較有時間將功夫做得確實些,也因此出現了過往未曾有的現象或經驗,遂將之記錄下來,並就教於洪老師。

回顧過去這九個月的練功,自覺相當的幸運。除從課堂上得到洪老師、王老師及其他老師的教導外,並得王老師就個人的練功情形加以指點,私下更透過網路以書信向洪老師請益,才得以略窺丹道之堂奧,真是受益良多。在此向諸位老師表達內心誠摯的謝意,並期盼日後繼續在他們的帶領下,有朝一日能突破玄關,庶幾得窺先天大道乎!。

以下僅將過去這一段時間就教於洪老師的往來書信,擇要列出,間或有些與練功無直接相關的內容,則予刪除。其中“<>”的紅色字體內容,即為洪老師的答覆及指正。這些書信內容純屬對個人練功所產生現象的疑惑就教於洪老師者,原不欲公開,恐貽笑方家,現值台灣仙道學術資訊網(http://taiwan.shien-dao.com.tw/)改版之際,得洪老師囑咐將之公開,遂勉力為之。

﹝後記:本文文稿得洪老師審視並修定後,始得定稿,並蒙他惠賜標題,在此向其表達誠摯的謝意。另外,本文在上網前得林世和老師做最後之校閱,在此亦一併致謝。﹞

Subject: Re: 練功釋疑

Date: Thu, 2 Aug 2001 16:05:51 +0800

洪老師:

您好,我是築基班的學員-沈澄宇,最近在練功方面又有些疑惑,想請您解惑。

在7月9日給您的email中曾提過,個人自參加築基班以來,分段呼吸是我每天必做的功課。<很好的習慣,我現在也幾乎跟您一樣。>我一直都是採用腹式呼吸<可改為全身呼吸。>來做分段呼吸,初階段也沒什麼特別之處,就是呼吸的時間變得長一點。到了六月底七月初左右,在做分段呼吸時,做著做著,頭頂就緊了起來,<改為注意吐,頭頂就不會緊了。吸會造成交感神經興奮,呼會促使副交感神經興奮。>就想睡覺,不管是坐著或躺著,都有此一現象,只是躺著做更容易這樣。但此一現象我並不陌生,因我以前偶而在睡前或早上上班前,會躺在床上試著練習《靜功療養法》書中的靜功時,也曾經有過類似的現象。直到最近做分段呼吸時,有些不一樣的現象發生。

7月21日(星期六)早上10點45分左右,我躺在床上做分段呼吸,不久,頭頂及前額整個緊了起來,接著在恍惚中人就失去了知覺(事後回想應該不是睡著,因感覺不同)<似乎有進入玄關,只是時間不過長而已。>,後來又有了知覺,當時腦中記得自己在做分段呼吸,心想怎麼搞的,老是一練功就睡著,就想說趕快繼續練功。這時候奇怪的事就發生了,一吸一呼,原本是最簡單不過的事,此時身體居然不聽使喚,要它吸,它竟然不理我,試了幾次,都是一樣,改用呼的,還是一樣。那時的感覺只有二個字可以形容─“尷尬”,也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在做些什麼大不了的事,連主人也不理了。不久,又失去了知覺,等到再有知覺時再試呼吸,還是一樣。這樣來回二、三次後,乾脆就起來不練了,此時一看錶,才發現已經過了一小時,心中蠻訝異,因平常做分段呼吸的時間約在10分鐘。後來回想起來,此現象在最近一、二次練分段呼吸時,已有類似的情境發生,只因層次沒有這麼分明,且時間也不長,也就沒在意。

<1, 進出玄關,自己是不能做主的。練心息相依要知道<順隨>的意義及技巧。2, 停留在玄關內愈久愈妙。>

當天(7月21日,星期六)晚上上完課後,將上述現象請教於老師,您說身體無法自主一事是因身體處於自然律動之故。如果上述現象能常出現,而且能見閃光從眼前過去,那就是進入了所謂「玄關一竅」。

<正是,正是玄關一竅初動也。>

當晚回家後,翻閱老師送的《丹詩副墨》一書,發現在《丹詩副墨》中第三首的註解裡說到「玄關一竅涵動靜,靜者杳杳冥冥,頓失天地人我日月星辰也<靜者為玄關,動者為玄竅>。動者恍恍惚惚,忽見光明閃爍如珠如粟也。」除了最後一句「忽見光明閃爍如珠如粟也」外,我上述的練功狀態,好像與此註解有些吻合,尚祈老師不吝指正。

<正是,正是玄關初動。>

7月23日(星期一)午休時,做分段呼吸,遂坐在椅子上靠著椅背就練起功來。練著練著,頭頂及前額整個緊了起來,人就進入一種迷迷糊糊的狀態,這當中好像有些片刻是失去知覺的。又,左耳在這一天幾乎整天裡都聽到「答」的聲音,很有規律。

<玄竅現象時,或空山靈雨,或鳥語花香,沒有一定的景象。>

7月26日(星期四)請假在家,早上10點多,躺在床上做分段呼吸。先花一、二分鐘讓自己鬆下來,接著就打算開始做分段呼吸,沒想到卻做不起來,因身體不太聽指揮,就在此時,頭部在額頭以上的部份(不只是前額,還包含腦後上方及兩側)都緊了起來,人就進入一種迷迷糊糊的狀態,但還有些微的知覺。等起來後一看錶,約過了30多分鐘。

請問老師,上面這兩天的練功狀態,可否用《丹詩副墨》中第三首的註解裡「動者恍恍惚惚」來解說,還是應該是「唯有靜之又靜,清之又清,混混續續,兀兀騰騰」中的「混混續續」(但好像沒有經過「靜之又靜,清之又清」的狀態),或者二者皆不是。

<靜之又靜,清之又清,是靜態,靜者是玄關。混混續續,兀兀騰騰,是動態,動者是玄竅。合動靜就是玄關一竅; 合陰陽則成太極。>

回想起來,過去這一個月來,在有這些特殊現象發生之前的某些日子,我大概都有很確實的去做過全身的吸升呼降的功夫。我記得在7月23日做了半個多小時的全身吸升呼降,7月21日那個星期中的某一晚上曾做過將近一小時的全身吸升呼降。個人覺得若能確實做好全身吸升呼降,好像在增進功夫方面能有很大的幫助。遺憾的是,因個人習性所致,在做與觀照有關的功夫時,常很容易就睡著,不然就是無法收攝心神來做觀照,因此一個星期中難得有一次能做好此一功夫,這應該是自己往後該努力的地方。

<吸升是進陽火,呼降是退陰符。所以全身吸升呼降就是<人體立體全身>小宇宙的進陽火,及退陰符的訓練。此方法迴異于傳統督、任二脈或八脈等單線之運轉的方式。>

7月27日(星期五)下班後做分段呼吸,什麼反應都沒有,心中有些失望,因原本預期說不定會有些什麼發生。後來心想算了,反正等一下要開車回台北,乾脆就繼續閉目養神,休息一會。因此我就維持原有的姿勢不動,人就盡量的放鬆,此時心中了無期盼,只想休息。卻沒想到,過了不久,眼前(此時眼睛是閉著的)突然漸漸亮了起來,好像傍晚昏暗的室內有人打開了日光燈,只不過不是一盞,因為在白色的亮光中雜有一些陰影,好似是由不同的燈光在投射時所造成的。<玄關是神氣合一時所產生的靈光。>不久,亮光就轉成暗紅褐色(不太能正確地說出該顏色),亮度也轉弱了許多。接著,亮光就由大而閃爍縮成一個小圓點,一再反覆,間或有些亮光在閃爍(看起來有點像在雨夜中遠方的車燈所造成的模糊、閃爍的燈光),到最後,所有的亮光都變淡而消失不見。在感受到上述亮光變化的整個過程中,上半身(尤其是兩隻手)覺得涼風習習(很輕微),有一度甚至覺得身體有某些部份(但不清楚是那些部份)不存在。起身一看錶,從開始做分段呼吸到起來,共花了半小時不到。更有意思的是,不知何時,夕陽餘暉由背後照進了整個室內,當時心中非常平和,感覺很舒服。

<玄關顯象,似乎相當明確,惟清濁之氣,稍嫌混雜,致靈光駁異。>

請問老師,上述練功狀態的有關亮光部份,是否即為《丹詩副墨》中第三首的註解裡「忽見光明閃爍如珠如粟也」,至於在進入亮光之前的狀態的心境可否用「靜之又靜,清之又清」來描述,而覺得身體有某些部份不存在是否有一點「然後纔能入乎空同之鄉」的味道。

<正確。但要見那光明閃爍如珠如粟,則尚須一段時日的苦煉,積精累氣才足以見之。>

今天(07/31,星期二)早上起來覺得頭非常重,我還是一如往常般先練香功,再去梳洗。忙完後,離上班還有半小時才要出門,就躺到床上做分段呼吸,同樣的在很短的時間內,額頭以上的頭部(含腦後方及兩側)就緊了起來,而且是非常的緊,此時身體也不怎麼聽指揮,但人也沒睡著,我就乾脆把人盡量放鬆,改做靜功,但覺得呼吸好像比平日微弱,較不容易去區分呼與吸,不久,覺得人好像有點進入放空的狀態。所以說是「有點」進入放空的狀態,是因為本身還是有些知覺。後來鬧鐘響了,就起身出門上班去了。又,起來後頭比較不那麼重了。

<放空,就是進入玄關的首要。放空才能泯滅識覺,不再區別心息為二者。也就是說讓心息合一也。>

在此想向老師請教的是,往後若碰到像今早一樣練功後人並沒入睡,是否就直接改練靜功,<我以前也是這樣自我訓練的,所有的方法都是死的,而人的腦筋是活的。>或者是您有別的建議。再者,我往後練功時,有沒有需要注意的地方。煩勞之處,尚祈見諒,謝謝。

<別人要有這樣的成續,已經不簡單了。神氣合一是所有功夫的關鍵。>

拉雜的將過去發生於個人因練功而引起的諸多現象寫下,一方面就教於老師,請老師解疑,一方面可做為練功日誌,。謝謝!

祝安好

生沈澄宇敬上

Subject: Re: 靜功釋疑

Date: Fri, 10 Aug 2001 17:42:36 +0800

洪老師:

您好,又是我-沈澄宇,要再打擾您了。這次主要想向您請教靜功的問題。

在過去這一星期,除了這二、三天有做靜功,以及上星期有一天做了約50分鐘的全身吸升呼降及簡易行功運氣外,因較為忙祿,幾乎沒做什麼功課,在練功方面除上星期四早上有些變化外,也就乏善可陳,實在慚愧。

有關上星期四(08/02)的練功狀況,我想應該還是要提出來請教您。當天早上上班前,我躺在床上做分段呼吸,很快就睡著了,後來是因身體的變化而醒來,即發現陰囊由鬆跨的狀態逐漸變得非常的飽滿,好像吹氣球一樣,感覺非常舒服,當然陰莖早就高舉如旗桿。當時記得老師提過此事,就趕緊將注意力放到陰囊,想像那裡在吸氣呼氣。以前練香功也曾發生過類似的現象,但只是陰莖逐漸高舉,陰囊卻無此次的變化,可惜以前遇此現象,不知該如何處理,就順其自然。請問老師,日後若遇此現象,是否就依上述方法處理。

<此現象在丹經上叫做精生藥產,微陽生。微陽生時要趕緊將注意力放到陰囊用意按摩,想像在那裡吸氣呼氣叫做採藥,調外藥,採微陽。>

上星期六晚上睡前,就依照老師的教導練靜功,不到一分鐘就睡著了。星期日晚上也是如此。

為避免一練功就睡著,昨天與今天都改在早上上班前練靜功,因剛睡醒沒多久,比較不會入睡,而且早上思慮也少,再加上我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,一定會練半小時的香功,此時身體應是處於較佳的練功狀態。

昨天(星期一,08/06)早上7點多躺到床上練靜功,先閉氣到快撐不住時,才吸氣,接著吐氣,來回調息了幾次,等順一點時就將意識放淡些,很快的就將意識完全放開,只用心區分呼與吸。此時只覺得呼與吸很微弱,不像以前那麼容易捕捉當中的分別,因此就必須比以前更用心才能感受到一呼一吸的動作。就在此時,頭的上半部不但緊了起來,還帶有點麻麻的,人就進入恍惚的狀態。在這當中偶而會因好像是喘不過氣而必須大力喘幾口氣,然後才能繼續持續下去。整個過程中比較奇怪的是,斷斷續續的聽到自己發出類似“拱拱”(好像在打鼾)的聲音,但我知道自己並沒有睡著,只是處於一種恍惚(或說是意識很糢糊)的狀態。當然我也不排除另一種情形,即自己當中曾睡著,但自己卻不曉得。等到鬧鐘響了,就起身出門上班去。練功時間是半小時。

<靜功主要的目的是讓自己進入深沉的睡眠或入定。猶知“拱拱”似仍在恍惚的狀態,最好能讓自己進入深沉的睡眠或入定。蓋先天一氣是從虛無中來也。>

今天(星期二,08/07)早上6點45分醒來,爬起床時,全身關節微微作響,但人覺得很舒服,昨晚的疲累全不見了。7點時將鬧鐘調在8點,就躺到床上練靜功。今天與昨天早上練功不同之處在於,還在調息的過程,很快的,頭的上半部就緊了起來,但不會麻,人就進入恍惚的狀態。但在進入此恍惚狀態的初期,自己還記得要做聽息,就繼續做了一會,後來才沒再做。呼吸方面則無昨日喘不過氣的現象,但「斷斷續續的聽到自己發出類似“拱拱”(好像在打鼾)的聲音」的現象卻比昨日來得分明,同時自己也發現嘴是張開的。人在恍惚狀態中,知覺似有若無,<此狀態即真心真息。>時間過得很快,一小時一下子就過去。

老師在8月2日回我的mail中提到,因做分段呼吸而導致頭頂會緊一事,只要將注意力「改為注意吐,頭頂就不會緊了」,有關此部份我還沒有機會去試,但現在做靜功(以前做靜功時,也曾出現過此一現象)也很明顯會有同樣的現象發生,不知這是練功必經的過程,或是因個人的體質所造成的,抑或是練功不得法之故。<呼吸不夠鬆靜自然。>不過說實在的,練功造成頭會緊一事,對我倒沒什麼困擾,反而是好奇的成份較多,但此一現象若是因練功不得法而造成,則請您指正。至於您提到改分段呼吸為全身呼吸一事,記得本班還沒教如何做全身呼吸,此部份也許就留待下次當面向您或班主任請教。

<我會請王老師為您私下解說。>

另外,根據我過去幾年練香功的經驗,像昨天下午覺得頭好重的現象,往往是練功即將有進展的前兆,<不見得如此>半因為此,半則為好奇,故將這兩天練靜功產生的現象提出,就教於您,尤其是「斷斷續續的聽到自己發出類似“拱拱”(好像在打鼾)的聲音」的現象更是教人好奇,它是意味著功夫的精進,<功夫愈精進,奇異的現象會愈多。>或只代表個人練功的現象。

煩勞之處,尚祈見諒,謝謝。

祝安好

生沈澄宇敬上  08/07/2001

Subject: Re: 練功手扎

Date: Sun, 2 Sep 2001 23:17:14 +0800

洪老師:

您好,又是我-沈澄宇,要再打擾您了。我將最近半個月來的練功狀況及疑惑,以練功日誌的方式記載於下,請老師不吝指正,謝謝。

祝安好

生沈澄宇敬上  08/28/2001

8月15日(星期三)

晚上一點二十分開始練習全身吸升呼降及簡易運氣行功,共練了四十多分鐘。接著就上床練靜功,還在調整呼吸的過程就睡著。不久,人就醒來,頭部微緊(嚴格說來,應是在昏睡之前,已有頭部微緊的感覺),人有些恍惚,此時想到洪老師說可將注意力擺在“呼”的動作,<丹經上叫做迴風混合>就可去除頭部微緊的現象,就試著做了二、三回合,也就不去管呼吸了,就失去了知覺。

<可能是睡著了,但也可能是進入玄關。>

過一會,突然發現自己置身於許多圖片之中(但隔日早上醒後已不復記得圖片內容),且好似人行走於由各式圖片組成的空間,同時圖片本身也好像傢俱般或立或行於室內,感覺上此一情境持續好一陣子。

<看樣子有神氣乍合的現象>

在圖片海中不知過了多久,霎那之間,所有的圖片全部不見了,讓人有一種在「黃昏時刻,陣雨驟來,倏然而歇,雨過天青,天色微暗」所產生的空靈之感,隱約之間,似有聽到輕微的鳥鳴<好現象,好感覺。>。接著,就意識到陰莖高舉<很正路的現象>,遂將注意力集中到陰囊,過了好一陣,不知不覺就睡著了。

<確實有進入玄關,希望將來入定能維持到二個小時。>

8月25日(星期六)

早上十點多練靜功,才在調息的過程中,人就睡睡著了。不久醒來,發現陰莖高舉,就趕緊將注意力放到陰囊,陰莖才軟下來。起床看錶,才發現已過了一小時多。

<將來生產陽氣的能力會愈來愈強,陰莖高舉的時間也會愈來愈久,而愈採累積愈多。後天中的先天氣積累到一定的足量,才有維持入定二個小時的本錢。>

8月28日(星期二)

早上上班前練靜功半小時。在調息過後,接著聽息,很快的就進入恍惚狀態,整個過程,頭部微緊,但意識一直很清楚,知道自己在練功。

最近二星期停練分段呼吸,主要是因當自己採用腹式呼吸做分段呼吸時,總覺得做不起來或很勉強,好像身體在抗拒此一練功方式。

請問老師,為何會有上述現象發生?

<還不習慣、不自然罷? 只要吸長吐長就好了。>

至於老師請王雲峰老師教的全身呼吸,在練習幾次並於上星期四向王老師再度請益後,確定練法無誤,我會找時間練習。在全身呼吸還沒練會之前,我想就暫停練分段呼吸。

<全身呼吸也是從分段呼吸進化而來的。>

請問老師,我這樣的決定合宜否?

<很好呀!>

另外,這二星期練靜功也有一些感想,茲敘於下,並就教於老師。

從前練靜功時,在聽息部份,層次分明,可以很清楚的分別呼與吸的動作,然後才進入睡眠或恍惚狀態(多半是睡著了),有時會伴隨著頭頂微緊的現象。但最近這一陣子在練靜功時,有時在調息過程中,就已進入恍惚或睡眠狀態。若是進入聽息部份,卻不太容易去分別呼與吸的動作,呼與吸的層次好像變糢糊了,氣息好像也變弱了。常常就在要想辦法去聽呼與吸時,就進入了恍惚或睡眠狀態。但不論是何者,只要進入恍惚狀態,就一定會伴隨頭頂微緊的現象,而且頭頂微緊的範圍也由頭頂逐步擴大到頭上半部及右耳部份,不過打鼾的現象好似消失了。

<靜坐初步主要的目的進入恍惚或睡眠。心息相依是下手的手段,合一才是目的。目的達到了就好,不必太去計較過程。>

Subject: Re: 練功手扎(續)

Date: Sun, 2 Sep 2001 23:17:09 +0800

洪老師:

您好,又是我-沈澄宇,這兩天的練功狀況稍有異於前,再記載於下,請老師不吝指正,謝謝。

祝安好

生沈澄宇敬上08/31/2001

8月31日(星期五)

早上上班前練靜功二十五分鐘。從調息進入聽息時,沒有經過恍惚狀態,就直接進入“空”的狀態,過了一會,頭部才微微緊起來。

今天的練功現象和以前不同之處有以下幾點:一、以前多半是頭部一緊,別的現象才跟著來,此次則不是;二、沒有經過恍惚狀態,就直接進入“空”的狀態;三、以前進入現象都是突然進入,多少帶有一種突兀的感覺,但此次進入空的狀態及頭部微緊的過程,整個人是處於平和寧靜的狀態;四、進入“空”的狀態初期,覺得連呼吸也不見了,過了好一陣,才開始有呼吸的感覺;五、以前進入現象後,總覺得時間過得很快,此次練功時間雖短,但停留在空的時間卻覺得很久。

<過程很好,能停留在空的時間–古人說要如雞抱卵,要如龍養珠–愈久會愈妙。>

請問老師,過去這些時日因練功所產生的諸多現象,多半是個人的感覺,是否也意味著功夫還停留在後天的境界。

<似乎來去於後天中之先天較多,真正進入先天的時間較少。但也難能可貴了。>

《丹詩副墨》中第九首的註解裡提到「初入玄關時,有耳而若無所能聞,有目而若無所能見,茍或有所見有所聞,是為後天之見聞覺知,尚未進入先天杳冥(無知無覺)之境界」,我可以引用它來說明自己的練功狀態嗎?<您現在正在實驗証明它。>或者此註解指的是更高的練功境界,因我覺得自己並未到「不聞不見」的層次,至少鬧鐘響時我還聽得到。

(沈按:《丹詩副墨》中第九首的註解原為「初入玄關時,有耳而若不聞,有目而若不見,茍或有所見有所聞,是為後天之見聞覺知,尚未進入先天杳冥之境界」,我在信中是引用此註解,但老師的回函已將之改為如上。)

Subject: Re: 胡海牙先生的仙學觀

Date: Tue, 04 Dec 2001 17:44:53 +0800

老師:

您好,我是沈澄宇,謝謝您寄來的資料。拜讀之時,順手就將文中的一些錯別字改過,並將您對胡海牙先生的簡介以註腳的方式,放入文中,請見附檔。

近日練功似略有進步,全身氣感強於往日,所見到的光逐漸以白光及黃光為主,昨日則出現強烈的金黃色光,但為時甚短,接著就轉為其他顏色的光(特別是淡紫色)。

近日在【蓬萊仙島】的網站上看到不少老師寶貴的文章及其他資料,可謂是嘉益後學者良多,期盼老師有空時能多動筆。

另外,想請教老師,學生對李永霖先生與您合著的《隱仙派丹訣指要》一書及仙道雙月刊頗有興趣,不知該如何才能取得這些資料,尚祈賜知。

祝安好

生沈澄宇敬上

Subject: Fw: 胡海牙先生的仙學觀

Date: Thu, 6 Dec 2001 18:34:33 +0800

沈教授鈞鑒:

1, 謝謝您將胡海牙先生的大著《陳攖寧仙學大義》乙文予以訂正。

2, 關於《隱仙派丹訣指要》一書及仙道雙月刊,我身邊早已無書,但王雲峰或其他老師可能尚有人藏存,下次上課時請逕向王老師洽詢。

3, 鄧善陽先生的【蓬萊仙島】網站是目前我所知世界上最用心經營,最有水準的仙學網站。http://home.kimo.com.tw/denqak/每星期都有新資料更新上網,暇時可多上網瀏覽。

4, 所述狀況頗佳,真積力久則入(玄關)定,定久則<玄竅>顯象

洪碩峰敬拜

Subject: Re: 靜功釋疑〈二〉

Date: Sun, 6 Jan 2002 18:04:54 +0800

老師:

您好,我是沈澄宇,要再打擾您了。

關於《隱仙派丹訣指要》一書,已於上周六自洪秀英小姐處借得,得暇當仔細閱讀之。

<請注意把標題的術語記住,如:乾元面目..。>

近來除觀照與簡易運氣行功外,其他的工夫做得較少,惟做觀照時全身很容易就會進入麻麻酥酥的狀態。

<後天中的先天氣容易發動,是後天中元氣充足的表示,後天中的先天氣充足,才能進入先天。>

昨晚睡前做靜功,不知不覺中發現自己的呼吸只進不出,只覺得那一口氣“綿綿長長,吸之不盡”,鼻端有一種涼沁的感覺,同時從鼻子到頭頂有一種異樣的感受,整個人覺得很舒服,感覺上這情況持續好一陣子,後來就睡著了。

<入定或睡著了都是功夫做得很好的結果,醒來要注意採微陽。>

想向老師請教的問題如下:

一、我自己是覺得上述狀況應該是不錯的現象,不知這想法是否正確?

<不僅不錯,是很好。>

二、雖然自己當時覺得呼吸只進不出,但因為時甚久,理應說一口氣無法持續那麼久,還是說當時其實也有在呼氣,只是自己那時沒有感覺到,抑或是人真的可以如此?

<確實只有吸,沒有呼。下次再出現此現象時,請反而要注意吸。綿綿若存的吸,又綿綿若存的呼,吸長吐短,如此來回幾次,呼吸會變化成雲霧,雲霧會隨著細微的呼吸穿透皮肉,進出身體,朧罩全身。>

三、不知丹道對上述情形有無對應的說法?

<就是命玄關顯象,恭喜。>

以上問題請老師開示,謝謝。

祝安好

生 沈澄宇敬上  01/04/2002

Subject: Re: 觀照釋疑

Date: Sun, 6 Jan 2002 18:04:58 +0800

老師:

您好,又是我─沈澄宇,要再打擾您了。

剛剛做觀照出現以前未有的現象如下,請老師指正,謝謝。

傍晚趁下班回台北前,閉目養神做觀照。先是從頭到腳來回觀照三次,接著做分段觀照。剛開始做分段觀照時,從裡往外看,再從外往裡看,逐步由上往下看,此時有內外之別,等到從腳再往回看時,看著看著,突然發現沒有裡外之分,身體好像變成透明,接著身體不見了,此時眼前出現閃爍的光,淡紫色與淡黃色交替出現,但光度不強,不久光也就消失了。此時自己就看定全身,做起全身呼吸,呼吸的強度逐漸放淡,這是第一次做全身呼吸時可以感受到“同吸同漲、同吐同縮”,到最後連呼吸也不做了,僅輕輕的看住全身。比較有意思的是,當自己將呼吸的強度逐漸放弱時,全身的皮膚開始出現一種奇妙的感覺(有些癢癢的但很舒服),且此感覺反逐漸明顯,到後來覺得口鼻呼吸好似不見了,但小腹的起伏卻越來越強,有時會有緩不過氣的感覺,等覺得差不多,就起身。覺得花了很多時間,沒想到一看錶,總共才花了20分不到。

祝安好

生沈澄宇敬上  01/04/2002

<功夫的進程很合乎心息相依的階層,接近合一的現象。如能再寬鬆些則可入定矣。>

Subject: Re: 功夫“再寬鬆些”?

Date: Tue, 5 Feb 2002 08:24:10 +0800

老師:

您好,我是沈澄宇。

老師在上一封email(01/06/2002)裡,對我當時的練功狀態的批示為“功夫的進程很合乎心息相依的階層,接近合一的現象。如能再寬鬆些則可入定矣”,我在01/12、01/22、01/23、01/26、01/28這幾天,不論是練功當時或事後,先由腰、肩等點的鬆到面再到全身的鬆,是否即為老師所說的“再寬鬆些”的寬鬆?

<正是,丹經上是說專氣致<柔,寬鬆也>能如嬰兒乎?又說虛極靜篤,以觀其<復,入定出定也。>>

上星期六晚上在您上完課後,由王老師帶領我們時,我又再度出現如下的現象:

在做到文風文火時,口鼻呼吸不見了,到後來覺得全身的骨架也鬆開了,特別是下半身的骨架,只剩下頭部還沒鬆。

<外呼吸不見了,內呼吸才會出現,將來胎息也才能成形。>

此次的鬆不再是肌肉的鬆,而是骨架的鬆。整個來說,除頭部沒鬆外,全身不論是肌肉或骨架,或多或少都鬆開些,但以下半身鬆得較開。這也提醒我,這一個多月來,不論是做觀照或全身呼吸,甚至沒練功時,都是以下半身(特別是兩隻大腿)最易有異樣的感覺。不知這二者間有何關連?

<由下而上,真人之息以踵,根深柢固也;由內而外,則內真外應,天人合發也。>

祝安好!

生沈澄宇敬上      02/04/2002

發表迴響